周刊采访 张国荣89年退出歌坛内幕

 js金沙官网登入     |      2019-05-29 14:07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1981年,地点在尖东香满楼,我一进去就看见他在外间大厅和人吃饭。我对他在丽的电视歌唱比赛上的表演还记忆犹新,当时他穿着一双红色的高靴子,唱《AmericanPie》,非常靓仔,而且歌唱得青春气息逼人。当晚琴姐(李香琴,TVB台柱)请吃饭,我便问琴姐,可否介绍张国荣给我认识。那晚谈得非常愉快,知道他已与宝丽多完约,现在是身。

  :是呀,我记得一见面就和他开门见山地说:华星开了一个唱片部,我需要签一些歌手,你有没有兴趣加入?”他几乎不假思索地说:有兴趣,很有兴趣。”当时华星唱片部刚成立,一个艺人都没有,我需要签一些歌手。而华星在本地做过很多演出,名气很大,又是当时唯一一个会举办流行歌曲演出的机构,对歌手也很有吸引力。张国荣原来签得是宝丽多,出了一张唱片后,合约满了,宝丽多好像也没有意思跟他续约,他跟他之前的经纪人在钱方面出了一些问题,两人也分手了。我这时候给了他一个唱片约,张国荣就成了我第一个签约的歌手。我们的合作应该是天意——一切水到渠成,没有任何阻碍。

  三联生活周刊:华星时代,张国荣在同期艺人中的特质是什么?你怎么看他的家庭背景对他个性气质的影响?

  :他的特点就是他的青春气息,以及特有的不羁气质。他家是大家庭,兄弟姐妹很多。他爸爸妈妈很少和他在一起,他很小就去英国念书,没有得到太多家庭的温暖。他这个人很整齐,很爱干净。我不太好讲人家的家庭,但是我想说,张国荣的个性来自特殊的家庭,同时他有着很多艺人都有的和脆弱。

  三联生活周刊:上世纪80年代初,艺人经纪还是新鲜事物。你们之间的信赖如何建立,并将合作延续了20年?

  :其实,当时张国荣经纪人”并不是公司的一个职衔,只是李纯恩给我的一个称号而已。因为张国荣个性太率直,很容易吃眼前亏,每次做访问,都会因为一两句由衷的说话而变成了一篇负面新闻,对一个正在上位的艺人来说当然很不利。后来我开始有选择性地安排他做访问,久而久之,每次访问都要经我指定安排,我也一定在场,很多时还要补充他的答案以免记者误会,于是,李纯恩在一次张国荣的访问中封了我做他的经纪人,想不到自此,很多人便这样称呼我。1986年华星人事变动,我离开华星成立了自己的经纪公司。因为我们之前几年合作无间,张国荣唱片约满后,也选择跟我离开,我才正式地成为他的经纪人。

  我们的合作方式和普天下所有艺人与经纪人的合作方式一样,但是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因为我们既是工作关系,也是生活中的好朋友,而且我们的个性非常相像,做事情很,喜欢追求完美。面对问题的时候,我们两个彼此都很坦率。虽然我是他的经纪人,但是他什么事都会跟我讲,很少会瞒着我,我很清楚他心里想什么。

  :每个艺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特点,能不能走红,看个人的努力,也看运数。当年和现在包装艺人基本都是一个方法,最大的不同来自艺人本身——以前的艺人不会那么、受不了苦。也许很多人不相信,当年我和哥哥出席东京音乐节等很多活动就是两个人,我是经理人,也是助理和茶水,而哥哥是艺人,也是化妆师和造型师。现在的年轻艺人认为排场小,就代表公司小,对艺人不够好,要转去人多、排场大的公司,这样一来,就形成了无谓的攀比,大家还有心思做音乐吗?

  :台上他都很爱美啦,而且他穿什么衣服都是很帅气大方的样子。不过他知道什么是舞台,什么是应酬场合,什么是朋友圈子,会针对不同的塑造自己的状态和外形,绝不会混淆舞台和生活。他在台上是什么都可以发挥出来的天才艺人,他穿红色高跟鞋唱红”,穿裙子,表演很放得开,但是在他不会做这些。他在生活中穿的衣服不一定是名牌,但很懂得怎么去搭配服饰和颜色,会穿得很舒服,人家看着也觉得很自然。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经纪人,你是怎么帮他挑选电影和歌曲的?在娱乐圈,不是每个人都像张国荣一样,有这么大的选择度。

  :哥哥是很有个性的艺人,作为经纪人,我会尊重。在他出道的时候,我们很小心地去他的形象,当时有一些戏找他拍,我觉得形象不对的,都会推掉。不过在他退出乐坛后,他不再过多顾及形象,有了很大的度去选择电影,我也基本尊重他的个人决定。只要觉得角色适合,他就会很投入地去演,而且在扮演角色前他都会花很多时间去学习,比如拍《霸王别姬》,他花了差不多半年在学京剧。如果说张国荣塑造的角色成功,不如说他的眼光好,他相信自己能够挑战的形象,就一定能够努力做好。

  歌曲方面也一样,一开始他是新人,我们会为他选择一些市场需要的东西。后来的歌都是他自己选择,和旋律以及曲风相比,他选歌更注重歌词的内涵。他希望他唱的歌能够有意味,有深度,有所表达。

  :退出的时候,我觉得他当时压力挺大,特别是在歌坛上的谭张争霸”,谭咏麟和张国荣歌迷之间的争斗很厉害。他移民,我觉得不是因为1997要回归才去的,是因为歌手要顾及形象,他不想他的爱人,想退出歌坛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我们都很喜欢山口百惠,张国荣觉得山口百惠可以在最的时候退下来,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他觉得他也可以。

  其实他当时不是单纯想退出歌坛,是想退出娱乐圈,他在1987年就开始跟我说了。我就觉得他太年轻,一定会再回来的,要不然日子怎么过呢?到1989年再提,我就对外说他退出乐坛,没有说他退出演艺圈。当时他签了一部戏,还没开始拍,我就劝说他应该有合约,他同意回拍完这部电影,于是就有了日后大家看到的《阿飞正传》。结果他拍了这部戏之后,又有很多人找他拍别的,电影里面又都有主题歌,自己是主演,别人演唱显然不习惯。他其实很喜欢唱歌,无时不刻都在唱歌,开车也在唱,你能想象一个退出歌坛的人会这样吗?又有很多人找他,复出在所难免。

  三联生活周刊:在当年的中,张国荣在舞台上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你在当时怎么看他这一决定?

  :那是跨越97”演唱会时,他自己在台上公布的这件事。之前我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说实话,我自己也很惊讶。他也怕之前跟我说了,我会劝他。我个人觉得,当时没必要公开这件事。但是他是个心地很善良的人,他不希望他喜欢的人受、受委屈,所以公开表达了自己的爱。

  三联生活周刊:在张国荣复出歌坛后,他开始了更的表达,往往比当时的流行超前一步。你在当时有没有顾虑他的形象,比如2000年热情”演唱会时他雌雄同体的造型?

  :他是一个天生的艺术家,那些舞台形象都是很美的,我为什么反对呢?他在舞台上我是百分之百信任他,因为张国荣最了解自己,他知道自己该表演什么,怎么发挥更好。

  张国荣在舞台上的想法是时尚而且前卫的,他不会因为市场而一味迎合。2000年热情”演唱会的第一场,他的服装一直是让·保罗·高缇耶(JeanPaulGaultier)给他做,高缇耶要表达的是从到”,视觉效果非常震撼。高缇耶是时装大师,要知道,除了麦当娜之外,日本那么多人气偶像去恳求他,结果他只为广末凉子设计了一套衣服,而愿意全心全意来助张国荣一臂之力,我认为这也是演艺圈的一种莫大荣耀。无论那次演唱会在当时有什么争议,时间过了这么久,也证明了他的判断。

  :那次的报道对哥哥的常大的,因为那是他用全部身心去做的一个演出。热情”的衣服都是很紧的,所以多一小块脂肪都会显出臃肿来,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大家。而且,他在筹备个人演唱会时,曾三次赴巴黎与高缇耶会面,这是国际时装大师的量身定制,而我们传媒对时装文化却一无所知。更加令哥哥不能接受的是,演唱会都有一个传统,就是一般每次演出结束后,传媒都会跟进后台,跟艺人聊天见见面。那天后台的记者都是众口一词,大家都在说哥哥帅呀,靓仔呀,厉害呀,演唱会做得很好呀……但是第二天出来的报道,都是负面的——长头发就是扮贞子,穿裙就是扮女人……全是胡写,而且写得非常难听。他非常伤心。

  :谈过。哥哥一直很有兴趣研究幕后的东西,一直很希望做导演,这应该是他的一个遗憾吧。其实以前他做过导演,而且有两个作品——其中一个他很早之前拍的《日落巴黎》音乐特辑,跟钟楚红、张曼玉一起去法国拍摄的,吴宇森做的执行导演。后来一个就是他相对近期拍的《烟飞烟灭》。他一直想导演一部真正的电影,而且剧本都已经找好了。那时他一直找拍摄场景,但找了很多地方都不是很理想。他是一个非常完美主义的人,觉得如果找不到剧本中的场景,就不会拍摄出好的效果,后来想修改剧本的时候,投资商那边出了问题,导致最后没有拍成。直到他走,也没能圆了自己的一个电影导演梦。

  :这里面当然有很多积累下来的东西。我觉得最大的原因就是2000年演唱会带给他的,他用心做得那么好,却受到了那么大的打击,狗仔队的报道把整个演唱会都给糟蹋了。我们的最后一站演出为什么要重回去做呢?就是我想要给他一个支持,因为有些人之前根本不懂的。很多事情哥哥都很介意,却只能闷在心里,无法说出来。虽然有心理医生,那种压力下他也不敢去,他怕别人乱写。

  三联生活周刊:张国荣离开10年了,对他的死仍然众说纷纭。你是第一时间在现场目睹这一幕的,能否回忆一下当天的细节?

  :那天我们约好在中环吃饭。离得比较近了,就给他打了电话,问他在哪里。他说他还在中环,在喝茶,只有他自己。我还埋怨他自己喝茶也不叫我,我提出要去找他,但是他又说他要去购物,我提出和他一起去,他也同意了。就在我要放电话的时候,他说想趁这个机会看清楚一下。我问他要看清楚干什么,这时我听出来他好像有些不对劲了。我说现在就过去找他,他说,好,那你过来吧。我直接坐计程车去了中环的文华酒店,在前厅我没有看到他,然后我去了我们常在一起聊天的一个咖啡厅,我说我找Leslie,服务生说好像他不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还没有见到他。事后我想,这个时候他自己一个人可能在想很多东西,思想肯定在进行激烈的冲突。大概40分钟后,我接到了他的电线分钟之后在酒店门口等我,在正门,然后我就会来了。”

  我在门口等了5分钟之后吧,突然有一个很大的声音传来。朝声音那个方向一看,看到有一个东西掉下来摔在地面上,酒店门口有一些护栏被坠落物砸断了。当时因为我看到好像是一个人,人的旁边有一辆巴士,我就以为是交通意外。我就立刻转身叫那儿的人出来,我说撞伤人了,你快点去找救护车。我当时想,哥哥那时正在生病,我怕他看到那个场面会受到刺激,于是就快点跑了过去,想把他的车截停,不让他看到这里的情况。因为我一给他打电话,电话又回到刚才那段录音留言,我就觉得有问题了。我一直不敢去相信,也不想去相信,但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所以我一直都很不安,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到医院后,我问一位到场的,刚刚进来的那个人现在哪里,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我说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是怀疑他是我的一个朋友。然后那就看着我,他认出了我:他是不是张国荣啊?”我当时就……我后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找保安,让他们哥哥的遗体不要让拍到,因为他是最生气这个的了。

  :对我来说,张国荣就像是一个朋友和家人,我觉得他从没有离开。我也看到市面上很多人写他,但大多都是乱写,他们根本不了解哥哥,也不了解当时真实的情况。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写一本关于他的书,我想问你,出书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有一段美好且伤感的回忆,你愿意放在心里,还是拿出来和人分享呢?

  2004年他离世一周年时对我比较特别,我把心里想对哥哥说的话写成了一首歌词,找人谱了曲,叫《烟花烫》,算是我个人的一个怀念:是谁那么慌/剪破四月的时光……因为要做一个有心的人会注定悲伤/但信无苦无痛在他方/延续你的辉煌/因为爱过共同度过的人才终生难忘/当风再起时/陪你再唱……”

  他走后每年的4月1日,对关爱哥哥的歌迷、影迷来说,都是一个纪念日,天星娱乐作为他的经纪公司,都会举办一系列纪念他的活动。今年是张国荣离世10周年,我们会在3月31日和4月1日连续两天举办继续宠爱·十年”音乐会,请来哥哥的好友聚首红馆,献唱哥哥的经典金曲,分享他的生前点滴。还有一件事,在我心中已经放了10年了,这件事2003年4月1日发生在我身上,我一直想把它讲出来,但我没想好怎么去表达。到3月31日一开场,我就会把这件事跟大家讲,这也是张国荣留给大家的最后一个讯息。

  :要看你说的是哪一方面啦,我不会把一个艺人跟另外一个人来比较。但张国荣,我觉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也是任何人无法替代的。即使在任何下,都很难再找到张国荣这样的一个传奇。

  1、凡本网已作出不得转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声明的内容,本网所指向的非本网内容的相关链接内容及其他法律不允许或本网认为不适合转载的内容均不可任意转载。对不遵守本声明、恶意使用、不当转载或违法引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行政责任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2、已经本网协议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转自(或引自)济南网络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新闻类或资料性质的公共免费信息务必合理意的引用,不得进行曲解和修改。此项内容的引用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行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在本网论坛、微博、评论等应用中,由用户发表的文章、图片、视频、评论等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作者自负。

标签:张国荣重返歌坛

上一篇:张国荣:一个人活了两辈子
下一篇:张国荣十年祭 图忆哥哥一生十大重要瞬间(图)